服务热线 Service Hotline
189-3458-6488
0512-68708386

物流专线

MENU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公司新闻 >

"平台型"物流搅局 "闪送""货车帮"冲击传

点击:126 次  来源:苏州马耘货运有限公司 时间:2019-07-22    本站关键词:苏州物流公司-苏州物流专线

“目前的确很多平台型物流正在兴起,他们很多依靠的都是社会资源,运营模式和管理模式跟我们这种传统物流公司完全不一样,应该说对于我们传统物流也是一大挑战。”德邦物流的一位员工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说,“像闪送这类同城物流信息平台及全国性配货信息中介平台快速崛起,而这正在悄然改变着传统的物流行业。”
 
曾经站点中转收纳分包的流程及配货、配运流程中的运营效率、利益关系开始因为互联网对于信息集散效率的提高,不断受到冲击。但,与此同时,以互联网为模式根底的信息中介、运营平台所酝酿的管理风险,也在考验着新生行业的应对能力。
 
依赖信息平台迅速崛起
 
闪送是近年来物流业内谈得较多的信息、服务平台。其以类似于“滴滴打车”的众包模式为基础,开创了一种新型的同城快递平台——为用户提供专人直送、限时送达的服务。
 
“‘闪送’模式创新的核心是以建立众包模式的全开放信息平台,提供客户下单、附近闪送员抢单并进行专人直送的点对点服务,无中转环节。”“闪送”科技市场总监杜尚骉提到,“传统服务是客户下单后,由快递公司的员工收纳包裹并统一归放到站点,然后再分拣发往目的地。而这类标准化的传统服务模式,即便是同城的包裹往往也只能在第二天送达。”
 
减少了这一“分、总、分”的中转,“闪送”在同城快递的物流耗时方面,相较于传统的快递服务速度更快。杜尚骉介绍,客户下了订单,基本可以做到1分钟响应,15分钟上门,60分钟送达。
 
 
 
 
 
实际上,更为核心的是,“快递公司需要建立多个区域站点,以实现快递员快速收发,而‘闪送’的众包模式并不需要。”某快递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在其看来,“闪送”提供的服务核心并不是单纯的快递物流,而是信息的对接,对于平台而言其人力成本和投入成本相对较低。甚至只集中在为了获取其流量的推广费用、人员补贴上。”在该快递公司人士看来,这类平台可以快速扩大规模的原因也在于此。
 
截至目前,杜尚骉提到“闪送”旗下以及拥有了13万人的“闪送员”队伍。与此同时,大量的众包类同城快递平台在推出,除“闪送”外,E快送、京东众包甚至饿了么也属于这一信息服务为核心的同城配送平台。
 
而除了同城快递市场,在异地物流上,也有着来自信息平台的“搅局”。
 
“在异地物流市场中,往往使用‘落地配’(即货物送到目的地集散地之后再分配给车辆)的模式,这让拥有货源、车源信息的地方中介者有了话语权,他们掌握着两者对接的‘权力’,被称为‘地头蛇’。”一位物流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过去车主、货主通过他们查找、配对车源、货源,一来二往就形成了一条隐形的利益链。
 
但目前,这类“权力”的基石已不如过去稳固。
 
不少以整合物流信息的互联网信息平台在近年来也开始出现。其中已经完成全国布局的货车帮已获得A、A+轮融资,且在日前获得美银美林亚洲区主管张远声加入。据货车帮COO罗鹏介绍,“公司核心模式在于搭建中国货运车辆共享运力池,在公路物流行业领域搭建同时面向司机和货主开放、透明的货运交易平台。”而新近加入的张远声也从其多年的投行经历提出,“货车帮主要构建的是物流行业的互联网‘基础设施’,而其B2B的属性可以对接到整个行业中的各个端口、需求点,拥有极高的天花板。”
 
此外,中国物流配对网也是其中一家。根据其官网介绍,其网站采用分类汇总的方式,开设包括货源信息、运力库、物流专线、仓储信息等频道,为用户提供实时的货源、车源、物流公司等信息,为车源、货源提供智能配对服务,减少车主、货主等查找车源、货源的麻烦。
 
“我国目前快递企业有上万家,在国家邮政局拿到从事快递业许可证也有8000多家,但有高额市场份额的企业却非常之少,大量的小型甚至个体的物流运营公司分散在各地,而其往往因为掌握不了高效配对的货源信息。而这类平台可以对其提供服务。”快递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告诉记者。
 
新模式下的管理之困
 
新生的事物往往伴随着新生的问题。
 
“即时快递过去就有,只是从通过电话系统配对变为互联网。虽然互联网提高了信息配对的速度、让众包模式有了空间,但这类本质为非标化的服务,其单体服务成本较高,专人专送模式的整体效率较传统标准化物流更低,同时存在众包模式的管理问题。”徐勇分析提及。
 
根据“闪送”的服务报价,其大多数起步价格(注:5公里内、5公斤以下)为16元,5公里以上里程按照每5公里增加8~10元,5公斤以上按照每公斤2元续重,超过20公斤的按照5元续重。这一价格与快递相比确实不菲。
 
对此,杜尚骉提及,“‘闪送’针对的是对送达时间上有一定要求的用户。同时与饿了么等众包平台不同,其不仅是调配3公里内需求,对区域较远的用户也能覆盖。这种差异化的定位使平台的客户群与普通快递有所差别。而这一服务的定价也被验证,能够接受。”
 
同时,据杜尚骉介绍,目前“闪送”平台已经能够达到营收平衡,业务上则已经可以实现盈利。
 
而对于管理方面,一般来说,众包模式因为调配了更多的社会资源,也将承担更为复杂的管理压力,信息中介平台的快速扩张也面临更多信息核对的成本投入。
 
“首先这类信息中介平台快速扩张面临人员培训压力。其次,在涉及具体服务的过程中,存在对被服务方、服务提供者、服务内容(即快递物品)三方安全性的保障压力。”徐勇提及,这类信息中介下的众包更适宜于诚信体系成熟的社会。
 
从“闪送”的模式上看,“闪送员的招募需核实信息,并在培训后持证上岗。在服务过程中,平台实时监控,对于快递物品公司正在和保险公司对接商讨合作事宜,目前公司承诺出现掉件等问题平台先行赔付。”杜尚骉提到。
 
不过这是否就能够全面掌控风险,并不能就此下结论,“快递业内,也会出现一些不可掌控的伤害事件,全面的事前防控也不能做到百密而无一疏。重要的是平台方如何对事后进行处理。快递、物流公司经过较长时间的摸索有了较为成熟的方案,例如引入第三方保险等,而信息中介平台可能还需要市场的验证。”上述快递公司人士提及。
 
除此之外,徐勇从传统物流业的整体发展趋势来看,认为信息中介平台对行业的改造只会在部分方面,“国外同样有众包模式、信息中介平台,但其体量很小,这是因为国外物流市场较为成熟、产业集中度高,货源、车源已经掌握在了巨头手中。物流行业是资本密集型产行业的本质不会改变,其发展趋势也会是产业的不断集中。个性化的同城服务市场、体量、运力较小的散运市场,相对于整个快递物流市场,其占比不会太大。”

苏公网安备 32050502000479号